相关文章

把除垢清洁剂当成“矿泉水”,苏州一酒店客人误食后中毒死亡(组图)

来源网址:http://www.szlrhb.cn/

  服务车下层纸箱中装有多瓶矿泉水。

  今年国庆节期间,家住四川成都的郑平开着私家车带着妻子、儿子和年近八旬的父母一家五口出门旅行,于10月5日傍晚抵达江苏苏州东山寻根探亲,入住了东山一家名为“山水度假村”的准四星级酒店。

  为准四星级酒店的山水度假村外景。

  “东山是我父母老家。父母身体越来越不好,所以带他们回故乡看看。”郑平的姐姐郑晶14日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告诉记者。

  哪想到,这次寻根探亲之旅,竟成了一次死亡之旅:郑平在酒店里因误食“矿泉水”而死亡。

  得到弟弟噩耗后,郑晶急忙从美国赶回国内奔丧。

  据郑晶介绍,10月6日上午,郑父需要喝水服药,他从自己住的3125房间走到走廊另一头的房间,找到了正在打扫卫生的服务员。服务员从客房服务车下层一个放着补充客房用矿泉水的纸箱里取出两瓶矿泉水交给了郑父。

  根据酒店监控显示,郑父返回房间的途中,进了靠近3125房的一间酒店员工工作间,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瓶水。

  郑平当时住在隔壁3126房间。郑平来到父母房间,商量当天的探亲计划。“他看到父母房间里有水,就拿过来喝了。”郑晶说。

  据澎湃新闻记者事后了解,在郑父拿回来的这三瓶外观看起来一致的“矿泉水”中,其中郑平拿到的一瓶水,其实是装了“水锈净”的那瓶。“水锈净”属除垢用清洁剂,成分多含酸。

  “他喝了一大口之后,就开始一边试着往外吐,一边大叫‘糟了!是酸!郑晶回忆起家人的叙述。

  郑平家人立刻呼救。当天上午10点左右,度假村的车将郑平送到距离酒店5分钟车程的东山医院。后因医院没有相应检测手段,于11点多转移到苏州木渎人民医院。

  木渎人民医院检测后再次因医疗条件有限,建议转院。中午12点10分,郑平被送至苏州大学附属第二人民医院。医院立刻对郑平进行灌牛奶解毒。下午1点半左右,郑平心跳停止。医院做了51次电击急救后,郑平心跳恢复,但意识并未回复。

  山水度假村的戴经理对澎湃新闻说,酒店经营状况并不好,出于节约成本,酒店购买了大桶的“水锈净”,再分装进小瓶,方便保洁员携带。“国家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二次利用矿泉水瓶啊。”

  戴经理对澎湃新闻表示,“水锈净”为弱酸性,度假村“水锈净”的供货方是正规厂家,但他本人手中目前没有“水锈净”的成分表。

  郑晶告诉澎湃新闻,她多次问了父亲,郑父说从服务员处拿了两瓶水后担心不够,但不想再多走路,于是折回去找服务员拿水。在快到房间时,看到门开着的“员工专用工作室”里有辆客房服务车,服务车下层放的纸箱里装着同样的矿泉水。

  “水是免费补充给客房的,我父亲就拿了一瓶。”郑晶告诉记者,之后父亲对她说过,自己唯一的错处就是犯了懒。因为三瓶水外观一样,郑晶无法确认,装了“水锈净”的那瓶水,到底是服务员给父亲的,还是父亲自己拿的。

  山水度假村的戴经理告诉澎湃新闻,二次利用空矿泉水瓶装“水锈净”而不做任何标示,度假村确实应该承担管理方面的责任,但度假村并未将装了“水锈净”的矿泉水用于销售。

  据戴经理说,出事的第二天,酒店就进行了彻底的整改,目前酒店已经改用喷壶装“水锈净”。

  戴经理另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郑父当时是从服务车收纳清洁用品的清洁筐里拿走的那瓶水,而非郑晶所说的下层装水纸箱中拿走了装了“水锈净”的瓶子。“工作间里的东西拿回去都可以用。郑父是高级知识分子,我们不好定性为偷盗,只能说是擅自进入工作间,自行拿走工作间的物品。”

  工作间里没有摄像头。郑晶女士告诉记者,她拍到的客房服务车清洁筐中装着洗厕所的刷子,父亲无论如何也不会从这样的筐中取水饮用。

  据戴经理说,郑平一事已经给度假村生意带来了影响。“这对我们来说完全是无妄之灾。我们在为死者感到悲哀的同时,还在为悲哀付出代价。”

  南京大学法学院孙国祥教授告诉澎湃新闻,郑平的事件度假村和亲属双方都有责任。度假村在“水锈净”的管理上需要承担管理责任。但酒店一般会将饮用水发放至房间,郑平父亲自行拿取未明确是用于饮用的矿泉水也有一定责任。双方责任大小需等具体判决结果。